<acronym id="yo26i"><center id="yo26i"></center></acronym>
<tr id="yo26i"><small id="yo26i"></small></tr>
<acronym id="yo26i"><center id="yo26i"></center></acronym><rt id="yo26i"><small id="yo26i"></small></rt>
<rt id="yo26i"><small id="yo26i"></small></rt><rt id="yo26i"><center id="yo26i"></center></rt>
<rt id="yo26i"></rt>
<sup id="yo26i"><center id="yo26i"></center></sup>
首頁 > 走進武大 > 熱點武大
中南醫院在全球心血管頂級雜志《循環》發表新冠肺炎重要研究成果發布時間:2020-07-08

新聞網訊(通訊員高翔)COVID-19重癥患者病死率高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通過對48例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和武漢雷神山醫院重癥病房(ICU)治療的患者進行下肢深靜脈血栓的篩查和臨床研究,發現深靜脈血栓在危重癥患者的發生率高達85.4%,深靜脈血栓的廣泛形成可能是危重癥COVID-19患者死亡或者預后不佳的重要原因,該成果近日在全球心血管頂級雜志《循環》(Circulation,IF:23)上在線發表。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副院長,雷神山醫院副院長,武漢大學中南醫院脊柱與骨腫瘤外科蔡林教授課題組分析研究了納入的48例COVID-19危重患者,除1名患者有抗凝禁忌癥外,所有患者均接受了每日一次皮下低分子肝素注射的常規抗凝治療。但即便在藥物血栓預防的條件下,仍然有41例患者(85.4%)被檢測到有下肢深靜脈血栓,其中36例(75%)位于遠端靜脈,5例(10.4%)位于近端靜脈。所有患者均表現出異常的炎癥指標水平,包括中性粒細胞計數升高和淋巴細胞計數降低。在接受機械通氣的29例患者中,有18例進行了氣管插管治療。

在2003年的SARS大流行期間,尸檢發現的深靜脈血栓和肺栓塞的發生率分別為20.5%和11.4%。美國重癥監護預防血栓栓塞的臨床試驗研究顯示,接受肝素抗凝治療的普通重癥患者下肢DVT發生率為5%左右。此外,即使在H1N1病毒感染的重癥患者中,下肢DVT的發生率也只有12.7%。而此研究報道的COVID-19的患者發生DVT的總體發生率遠高于先前報道的重癥患者的DVT發生率。

嚴重感染和炎癥可能是重癥COVID-19患者DVT發生的重要因素。高水平的中性粒細胞計數可能與病毒感染引起的細胞因子風暴有關,而凝血激活也可能與持續的炎癥反應有關。除了感染本身之外,臥床制動,機械通氣和靜脈置管等可能都是導致重癥COVID-19患者血栓形成的高風險因素。而對于為何SARS-CoV-2感染會導致如此高的深靜脈血栓發生率,需要未來更多的基礎研究去闡釋機理。

研究團隊分析COVID-19重癥患者近端血栓發生率較遠端更低可能歸因于住院期間的低分子量肝素預防性抗凝治療。盡管遠端DVT引起的肺栓塞風險低于近端DVT,但既往研究表明大多數源自小腿的血栓傾向于向上延伸的風險。因此,遠端DVT的臨床意義不容忽視,DVT的及時評估和針對肺栓塞的預防措施對于治療重癥COVID-19的患者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對于好轉出院的重癥COVID-19患者,后期康復過程中仍需持續關注下肢DVT的情況,避免發生由DVT導致的肺栓塞等危及生命的不良事件。

此次研究成果率先在國際上報道新冠重癥患者下肢深靜脈血栓的高發生率,為未來更深入地研究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原因和致病機理提供了新的方向,也對目前全球范圍內仍持續蔓延的新冠肺炎,尤其是危重癥新冠肺炎的治療提供了一定的指導意義。

(編輯:肖珊)
(來源:武漢大學新聞網)


爱彩